很多人聽到我創業賣雞排,瞬間的反應幾乎都是,「是加盟的嗎?」
酒加雞排這樣的組合雖然不是我第一個人發現的,但“酒釀雞排”這間店,完完全全是由我一手催生。很想說是雞排品牌,但其實以我們的規模跟知名度,根本談不上品牌。
 
為什麼會想從無到有開一間店呢?除了浣熊的支持外,Dragon Z的信任也是主要原因之一。
 
還記得2016三月間,我滿懷雄心壯志地拿著筆電,像Dragon Z展示我的創業藍圖。內容洋洋灑灑,包括營運的架構,成本的估算,行銷的手法等等。在此之前,我是完全沒有賣過雞排,甚至連在雞排店打工過的經驗都沒有。現在回頭想想,當時的計畫似乎太過紙上談兵。
 
同年6月25日,酒釀雞排開張了,之後店的營運由我和懷孕的浣熊共同支撐,而Dragon Z偶爾會在下班時前來幫忙。這是我們初期妥協下的結果,但在每天累的跟狗一樣的情況下,不免還是會因為他沒能全心投入這間店而頗有微詞。
 
很快地,酒釀雞排營收慢慢有了起色,但相對地也越加忙碌。此時的浣熊也即將臨盆,不得不讓她好好休息。這下店的人手變得非常吃緊,連我爸這一把年紀的人都必須幫忙外送,才有辦法消化接踵而來的訂單。在這段艱辛的過程,我和Dragon Z彼此都有著無法釋放的壓力。
 
好在2017年三月間,Dragon Z離開了他原有的工作,決心把酒釀雞排當作全職的事業。原本是件令人振奮的事,然而,這樣的組合也默默埋下兩個月後結束營業的因子
 
我和Dragon Z是兒時的玩伴,自大學後就漸漸鮮少聯絡,沒想到十年後的相見,竟是討論著一同創業。但工作畢竟是工作,當營收出現瓶頸時,就不是嘻嘻哈哈就能輕鬆解決的課題。
 
因為Dragon Z的關係,才有達也出手幫我們研發酒釀雞排的製作方法,也因為Dragon Z的支持,才有辦法補足最後的資金缺口。然而,或許是彼此對於這間店的投入程度不一,又或者是彼此對於創業的想法有所出入,我和Dragon Z在這間店所扮演的角色始終無法整合成最大的力量。
 
Dragon Z常常跟我說,「你覺得我能做什麼?」但對我而言,反而希望他能告訴我,「我想要做什麼?」因為,我們都是老闆,都有責任想辦法讓這間店更好。
 
也因為都是老闆,所以我們的給自己的薪水相同,其實這就是兩個店長的概念不是嗎?所以每月扣除營運成本後,根本沒有足夠的淨利可以支付我們兩個人的薪水,更何況我們當時還請了工讀生。在這樣入不敷出的情況下,兩人既是朋友又是合夥人,巨大的壓力逐漸化作成酷寒的沉默,籠罩著彼此。
 
朋友合夥要是賺錢,大家都開心,要是賠錢,沒有鬧翻就算好的結果。在最後的兩個月間,我深深感受到,我和Dragon Z無法像兒時般無憂無慮的瞎聊,因為我希望跟他有更多對於營運上的嚴肅討論。但大多時候是單向式的傳達,這並不是我想要的雙向討論。甚至,在嚴肅的話題上,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角色與他溝通。漸漸地,我們只能選擇結束這段關係...
 
酒釀雞排結束快一年了,我和Dragon Z還沒聯絡過,或許彼此間都需要好一段時間去消化這段創業過程中的失敗與成功。沒能帶領他成功,是我對他的虧欠,也許這一別,又是另一個十年。我只能讓自己更好,早日為我們的夢想兌現。
 
後記:經過這一年多的實務經驗下來,扣除醃雞肉的作業,實際上店務的運作只需兩人即可執行,甚至其中一人偶爾還能兼做外送。也就是說,一間店只需要一位店長加工讀生即可。而我們之前的人力配置完全是亂七八糟...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走走派對 的頭像
走走派對

你好,我是走走派對

走走派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